人类的主动进化


生物通过一代一代的繁殖,基因的突变使性状改变,再受到自然选择的优胜劣汰,有些性状保留并成为主流。这就是我们生物学上所说的进化。

我们时常会感冒,虽然一次感冒康复之后我们会对这种感冒病毒有抗体,但我们还会有下一次的感冒。为什么呢,因为感冒病毒在变异在进化,它们的繁殖速度很快,在短时间内就能够繁殖很多代,从而进化很多。而人类大概20年才能繁殖一代,相比之下,进化速度实在太慢了。我时常在想,为什么人类没有被自然界淘汰掉呢。

其实人类有自己的主动进化,这种进化并不是基因上的,而是智慧上的。这使得人类能够在很短时间内提升很多。举个例子,大家去驾校学两个月车,就能拿到驾照,从此有了驾驶汽车这项能力。想象一下,如果让人类进化出这种能力,可能需要几百万年几千万年。

而人类通过这种方式进化的关键是什么呢,是交流和学习。交流和学习的意义在于经历你未曾经历过的一切,从而学会技能或明白道理。而我们的时间是有限的,我们的一生会有很多事情无法经历,但是人类有数量上的优势,想象着同一时间,各种各样的人都经历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其中某一些也通过文字或影像或声音到达你这里,你身临其境,你感同身受,你仿佛也经历了那些事情,你也学到了些东西或者明白了些道理,你成长了,你进化了。

有些科幻作品中喜欢塑造一种高等外星生物,它们没有个体智慧,只有一个共同的大脑,就像网络云端的服务器一样,每个外星生物经历的一切上传到这一个云端,再从云端获取所有记忆。这个云端大脑能够迅速提高智慧,迅速成长,每个个体都实实在在经历了所有的一切。

而我们没有这种云端大脑,我们可以通过信息的交流来获得某种经历,随着科技水平的提高,人类间信息传递的效率也越来越高,一触即发的视频图像替代了漂泊流转的书籍文字。人类在共享着经历,在学习和领悟,在进行着高速的进化,从而成为在地球上无比强大的物种。

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与人交流。

眯起眼睛,热泪崩坏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
毕了业,没去找工作,回来考驾照,搬砖,旅行。
做了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
没有思考过未来,也没有怀念过曾经。

年前找点事情做,为当地的一家小报社做个小网站。
每天睡到自然醒开车去报社,中午管饭,下午四点就可以走了。
每周上三天,休息四天。每周三晚上他们把排版交给印刷厂。
报社员工很少,每天来上班的不超过三十个人,都是托关系进来的临时工,虽然工资很低,但有转正机会,况且没有哪种工作每周有四天休息。
正式工都是编制里的,从来就不来上班,但工资照常发,毕竟是事业单位。

我来这也是偶然的一个原因。
小城市有小城市的好处,熟人社会,你可以通过几个亲戚朋友认识大半个城市的人。
当时那家小报社的广告部主任在一次饭桌上遇到了我,看到我做的网页,感觉我很厉害。问我能不能帮他做个发布文章的网站。毕竟是我姑父的朋友,我一口答应了。
之后请我在报社边的餐馆吃饭,一瓶白酒喝完了之后,他又喊服务员”来瓶啤酒给我俩漱漱口”。于是我俩就又喝了一瓶啤酒。从那以后我才知道原来中国的酒文化里,啤酒和水就没区别。
第二天我就去报社了,他还单独把我安排在了旁边的一个单独的小办公室,牌子上写的”副编辑”,前面也说了,正式工都不来上班的。他和他的部下在对面的大办公室。不过那个大办公室里就他一个人抽烟,所以他也经常来我这屋,和我一起抽烟聊天。

在这小小的报社,我认识了各式各样的人,也听他说了各种人和事。
报社有个比我大三岁的小姐姐,学的会计,文凭含金量不高,找个好工作不容易,便托关系来到了这,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和异地恋的男友网上聊天。她男友又高又帅,当兵,参加过大阅兵的仪仗队。每次她男朋友请假回来,朋友圈就会秀恩爱,帅哥美女,羡煞旁人。
报社还有一个比我小一岁的小妹妹,在这实习,每天来的时候都是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两个眼睛,平时不喜欢说话,只是偶尔发一些搞怪的自拍。她和我来的时间差不多长,所以也没有完全融入整个办公室的氛围。
另外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大姐,快四十岁了,依然单身。业务能力很强,但情商太低了。每个月都能为广告部拉到广告或赞助,但又常在工作群里耿直的谈论工作中涉及到钱的各种事情,让领导头疼不已。至于为什么单身,听说她是硕士毕业,只看得上博士毕业的,这又让身边的同事唏嘘不已。

他们给我的印象就是平平庸庸,忙忙碌碌,每天都为小事操心着,为小事开心或忧愁。
可能中午做的菜合胃口,一下午都心情好。
可能某篇文章的排版有问题需要重做,就抱怨一下午。
可能外面天气突然不好,就担心一下午。
日子就像打印机里的纸一样,单调又重复,静静的被生活渲染,没有一丝波澜。
他们就在等待着转正的这一个念头里,平淡的度过每一天。
这种生活状态和节奏,又似乎和这座小城市如此的协调和默契。每天脚步悠闲的路人,日常聊天谈论最多的是菜价和天气,每到晚上十点就空旷的街道。
没有激情,没有梦想,没有光怪陆离的夜生活,也没有朝气蓬勃的明天。

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也渐渐放慢了脚步,融入了这种生活。像一个漂浮在浅水区的游客,享受着温暖阳光的沐浴,眼睛不想睁开,耳朵也睡着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间,这种状态下。私人FM里传来一首歌。没有复杂的前奏,一个磁性的声音瞬间像温柔的手掌抚顺你的每根毛发。又像一个有故事的人,讲述着三十岁的故事。
我听得深陷其中,手里的烟不知燃了多久,缭绕的烟雾又加深了我的思绪。

之后每次开车往返于家和报社之间,我都会单曲循环了这首歌。
我想到了未来,也回忆起了过去。
过去做了很多错误的选择,人生之路历经坎坷,错过了很多人。虽然我不止一次告诉自己,过去有遗憾但不后悔。但这些遗憾还是会让我在夜深人静时心中流泪。
未来的我又会是什么样子呢,等我到三十岁,我会在哪里,做什么事情,是否每天庸庸碌碌,碌碌无为,是否会失去激情和梦想,是否会有人爱我,是否仍然还是一个人。
三十岁的我,是否又会回想起如今的我,是否回忆起这个曾经天真活力又热爱生活的我,是否回忆起曾经的我会唏嘘不已,是否会在回忆时热泪盈眶。

就歌唱吧 眼睛眯起来
而热泪的崩坏

每次听到这句歌词,我总会湿润眼眶。我似乎看到了三十岁的我,也似乎是三十岁的我看到了现在的我。
如今青春早已不在,激情和梦想也被打磨的没有棱角,总感觉好多事情没有做,总感觉不到生活的意义。总感觉这不是我想要的一切。
我只有一个想法,我只希望,等到我三十岁的时候,唱起这首歌,不要热泪盈眶。

后来,我去了大城市,一个人找工作,租房,每天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每天都很开心。生活节奏很快,竞争很激烈,机会也很多,很多东西都是公平的,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我就享受着这种生活,也努力着。只是,对自己的三十岁还是不确定。

我也曾回到过家乡的小城市,那位叔叔已经是小报社的社长了。报社里的那个小姐姐找了其他工作,她男朋友也转业了,准备结婚了,很幸福。报社的那个小妹妹则去考研了,现在应该刚刚考完,祝福她吧。最后那位大姐则是一直留在了报社,也是唯一一个坚持没走,终于转正的员工,应该现在也很幸福。

生活就这样继续着,每个人都匆匆的走在自己的路上。偶尔会遇到同行的人,又很快会分开。
每个人都会思考着未来,思考着过去,思考着现在。
每个人都会经历三十岁。
而我们到了三十岁,又将是怎样的一幅模样呢?
我现在偶尔会迷茫,偶尔会徘徊,偶尔会孤单。
我好奇着,也期待着三十岁。
我只有一个小小的心愿,等到我三十岁的时候,唱起这首歌,不要热泪盈眶。

[理想三旬-陈鸿宇]

雨后有车驶来
驶过暮色苍白
旧铁皮往南开 恋人已不在
收听浓烟下的 诗歌电台
不动情的咳嗽 至少看起来
归途也还可爱
琴弦少了姿态
再不见那夜里 听歌的小孩
时光匆匆独白
将颠沛磨成卡带
已枯卷的情怀 踏碎成年代
就老去吧 孤独别醒来
你渴望的离开
只是无处停摆
就歌唱吧 眼睛眯起来
而热泪的崩坏
只是没抵达的存在
青春又醉倒在
籍籍无名的怀
靠嬉笑来虚度 聚散得慷慨
辗转却去不到 对的站台
如果漂泊是成长 必经的路牌
你迷醒岁月中
那贫瘠的未来
像遗憾季节里 未结果的爱
弄脏了每一页诗
吻最疼痛的告白
而风声吹到这 已不需要释怀
就老去吧 孤独别醒来
你渴望的离开
只是无处停摆
就歌唱吧 眼睛眯起来
而热泪的崩坏
只是没抵达的存在
就甜蜜地忍耐
繁星润湿窗台
光影跳动着像在 困倦里说爱
再无谓的感慨
以为明白
梦倒塌的地方 今已爬满青苔